<video id="vpxlp"></video>
<cite id="vpxlp"><strike id="vpxlp"><thead id="vpxlp"></thead></strike></cite>
<cite id="vpxlp"><strike id="vpxlp"></strike></cite>
<ins id="vpxlp"><video id="vpxlp"><var id="vpxlp"></var></video></ins>
<cite id="vpxlp"><strike id="vpxlp"></strike></cite>
<cite id="vpxlp"></cite>
<thead id="vpxlp"></thead><listing id="vpxlp"></listing>
<ins id="vpxlp"></ins>
<cite id="vpxlp"></cite>
蘭州中山鐵橋加固工程軼事
時間:2010-01-19 瀏覽次數:

祖國·一院·我共成長征文

蘭州中山鐵橋加固工程軼事

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周年的日子里,迎來了蘭州黃河鐵橋百歲誕辰,蘭州市隆重舉行了“紀念中山鐵橋建成100周年慶典”。天下黃河第一橋、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蘭州黃河鐵橋這一城市標志,以它飽經滄桑的經歷,深厚的人文內涵,雄偉壯麗的姿態而為世人矚目。

百年鐵橋,經歷坎坷。它既經歷了舊中國落后屈辱的歲月,又見證了新中國崛起的堅定步伐;既經歷了無數次洪水沖擊、氣候變化的自然侵蝕,又遭受到人為破壞和超荷載運行的重壓。與任何事物的發展規律一樣,鐵橋也有它的初期、中期、晚期的歷程。初期鐵橋誕生(1907~1909年):在上世紀初葉、清王朝統治的末年,國家貧窮孱弱、任人宰割,地處內陸封閉的蘭州,能夠引進國外先進技術建成黃河上第一座永久性公路鐵橋,堪稱創舉。中期鐵橋加固(1954年):經歷近半個世紀的鐵橋,特別是新中國建立后三年國民經濟恢復及第一個五年計劃實施之初,經濟飛速發展,鐵橋已不堪重負,1954年鐵橋加固工程不僅強身固體承擔了后半世紀經濟建設的交通重任,而且定格為五孔拱形鐵橋,外觀更加雄偉壯麗,成為蘭州市的名片和標志。晚期鐵橋大修(2003):鐵橋已過保質期(80年)進入它的晚年,隨著國力的不斷增強,蘭州黃河段先后矗立起了多座各式各樣的跨河大橋,鐵橋逐漸淡出了交通舞臺,大修之后徹底實現其歷史使命的轉變,舊貌換新顏,更加妖嬈,成為蘭州一處文化底蘊深厚、周圍環境和諧、游人必至的黃河風情線上景觀中心位置。而正是這“中期鐵橋加固工程一段歷史”與我們鐵一院結下了不解之緣。

1954年,蘭州中山鐵橋加固工程是由我院技術人員完成的,但當時是在怎樣一種情況下、由何人提出?具體內容如何等等資料和詳情恐怕絕大多數“一院人”都說不清楚。在蘭州有關“史志”和宣傳資料中雖有加固歷史的敘述,但關于加固方案的由來卻只字未見。我院“院志”中也因加固工程檔案資料缺乏,而僅僅在“舊線改造”編中簡要敘述,未能列入專題,實在遺憾。筆者有幸參加了“鐵一院院志”的編撰工作,對中山鐵橋加固一事多次到院內外檔案館()查閱資料,對院內外有關知情老人進行調查訪問,范圍有限、資料難全,但對“鐵橋加固方案”的由來還是有了一個清晰的輪廓和答案。

1953年,鐵道部西北設計分局(鐵一院前身)由天水遷來蘭州,不久就接到了蘭州市通知,邀請參加蘭州中山鐵橋加固工程的研究。當時分局領導很重視遷蘭后首度為地方建設服務的機會,即派分局大型建筑科(現橋遂處)的技術負責人、橋梁鋼結構專家劉瓊參加。劉瓊學習前蘇聯先進經驗,運用“第三弦桿法”對鐵橋進行了加固設計計算,結合自己多年豐富的實踐經驗,提出了在原梯形桁架梁上增加拱形梁的方案以及兩側增設人行道的建議。上述方案獲得了蘭州市的采納并上報交通部審批,經交通部蘇聯專家的肯定,正式批準方案施工。這就是1954年中山鐵橋加固方案的由來和簡略過程。劉瓊工程師后來被評為1955年度鐵道部勞動模范。上述主要內容在我院“文檔”劉瓊檔案卷宗中有具體記載。這也說明蘭州中山鐵橋加固工程方案的提出確實是出自我院技術人員之手。此項工程是由市有關部門直接組織進行,并非現在的“招投標”方式,我院未能存檔也是正常的。筆者曾建議:院領導重視、院檔案館派員赴京去交通部檔案館尋找有關資料,資料雖有但因沒有我院和提出者署名而未能如愿。

為什么這一由中國工程技術人員自主設計的鐵橋加固方案在有關史書和資料中缺乏記載呢?這可能與當時的歷史條件有關。建國初期各項管理尚不完善,史檔資料保存不夠完整,當年對鐵橋加固方案歷史價值的認知不高,技術人員以參加“一五”建設為榮,對個人名利淡薄,更為重要的歷史原因可能是1957年那一場政治運動,劉瓊被定為“右派分子”(后平反、退休),受到了不公正的對待。他的這一業績和與之相關聯的鐵橋加固方案細節自然隨著歷史的遺憾而湮沒,鮮為人知了。

現在到了21世紀,我國改革開放更加深入,對技術創新、知識產權更加重視,我院技術人員在蘭州中山鐵橋加固工程中的貢獻應當恢復歷史原貌,載于史冊,這也是對國寶級鐵橋歷史負責的表現。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秒速飞艇官方信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