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呱,故鄉的滋味
                        時間:2019-06-28 瀏覽次數:

                        走過的路決定著人生的閱歷,而吃過的美食,溫暖著我們的胃和心靈。我去過許多城市,品嘗過很多地方美食,能勾起食欲和念想的只有蘭州的牛肉面和天水的呱呱。

                        甘肅天水是我的故鄉,呱呱是天水的地方小吃,由蕎麥制成,被譽為“秦州第一美食”。

                        天水古稱秦州。作為羲皇故里,是一個擁有悠久歷史的地方,也是古代絲綢之路重要的節點。除了麥積山、南郭寺、伏羲廟等旅游勝地,最能代表天水風情的就是美食了。適宜的氣候和優美的自然環境,不僅孕育了一代代天水兒女,同時還造就了這里得天獨厚的美食。

                        在天水,說起呱呱,就好像蘭州人說起牛肉面,西安人說起羊肉泡饃一樣,感到親切和自豪。少年讀書的時候,幾個小伙伴,早上悄悄溜出校門,美美地吃上一碗呱呱,頓感幸福滿足。如今身處異鄉,但多年來,我養成一個習慣,回天水一定要吃一碗呱呱。無論是寒風驟起的嚴冬,還是烈日當頭的盛夏,從未爽約。呱呱的魅力,可見一斑。

                        天水呱呱歷史悠久,據坊間流傳,呱呱與西漢隗囂有一段膾炙人口的故事。西漢末年,天下大亂,天水人隗囂在秦隴一帶擁兵自重。因“朝三暮四”,與劉秀和談未果,發生激戰。在兵敗途中,被困天水數月,草斷糧絕,全軍上下只能以本地產的蕎面糊充饑。隗囂把稀面糊留給自己和將士們,鍋底的鍋巴盛給了隨軍的母親。其母由于饑餓多日,頓覺其味甚佳,便問伙夫飯食的名稱?;锓蚧艁y,想到其形成過程,隨嘴而出:“鍋巴”,他母親聽成“呱呱”,呱呱就這樣留傳下來了。

                        雖然,呱呱的來歷只是一個傳說,但說明呱呱流傳久遠,深受民間喜愛。時間在流逝,城市在變遷,一切都是匆匆過客,唯有美食在四季的輪回中,把靈魂植根在民間市井中,代代傳遞。

                        呱呱好吃,難操作。呱呱的制作古法自然,工序很多,相當繁瑣,耗時費力。

                        首先磨漿,將蕎麥珍子用傳統的石碾磨漿,這樣磨出的淀粉才可以保持蕎麥風味純正。其次,是過濾。加入溫水浸泡搓洗,把稀釋出來的淀粉面漿過濾除渣,經過多次換水,過濾掉淀粉中的雜質。再用大火燒沸一鍋開水,把攪伴均勻的面漿添入開水,邊添邊快速攪動。攪拌的過程是一個硬功夫,不僅需要很好的臂力,也需要持久的耐心,還需要時刻掌握火候。最后再用文火熬,制成澄黃明亮又彈又軟又糯的鍋巴,放涼后即可食用。

                        呱呱對調料的選擇極嚴,芝麻醬要用熟熱油來化。油亮鮮紅,讓許多人望而卻步的辣椒,卻正是呱呱的點睛之處。辣椒面須用天水甘谷產的上品,潑辣子的油要用驢油。這樣的辣子油色澤紅亮、辣而不燥、回味綿長??雌饋砝?,吃起來卻不辣,有其獨特的香味。

                        經過幾百年探索實踐,先輩們制做出了風味獨特的,由幾十味材料組成的呱呱調料。蕎麥粉本身并什么特別,但加上這些調料后,就馬上妖嬈誘惑起來,形成了味道醇厚,香辣綿軟的獨特風味。

                        呱呱的吃法也比較獨特,先將呱呱用手捏成小塊。這便讓外地人看來有些費解了,那手指縫里捏出來的東西,真的有那么好吃么?可祖祖輩輩就是這么吃的,也許正是這樣的傳統吃法,才最地道、最入味。

                        家常美味,也是人生百味。 通過美食,可以使人們有滋有味地深入了解伏羲故里。

                        在我的腦海中,只有最初的味道熟悉而持久,時時牽絆著記憶深處的味蕾。那是糧食的味道,水的味道,風的味道,陽光的味道,也是時間的味道,人情的味道。

                        清晨的一縷陽光喚醒街巷,巷子深處秦腔聲聲、人影點點,一碗呱呱搭配一碗滾燙的杏仁茶,飽胃解饞,略有涼意的清晨立刻充滿溫情。羲皇故里的人們,在美味的浸潤中,開始了新一天的工作、生活……(信息處  張敬源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秒速飞艇官方信誉平台